Brian D. Josephson:新牛顿?!

Sun, Jul 8, 2012 by Liang Gao

Chinese

33岁就因为提出并发现通过隧道势垒的超电流的性质,即约瑟夫森效应而获197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Brian D. Josephson, 曾经被人称为科学界神童!如今,2012年诺奖得主大会上,我有幸单独采访这位神童—Prof. Josephson—的机会,心情紧张而激动!

在应大会组委会安排采访Josephson教授前,我Google了相关材料,根据Josephson教授的资料,他目前从事的科研项目与超导完全无关!这让我进退两难,因为自己的研究方向平时也会偶尔涉及一点超导方面的问题,所以在将Josephson教授列为采访对象之一的时候也专门设计了几个关于超导方面的问题,现在看来是“无用武之地”了。大概了解Josephson教授目前在研的课题之后,我意识到他目前已经几乎与超导没关系,转而寻找一种量子理论之外的全新物理理论以及通灵学研究。读到这里我不禁想到了牛顿:同样在非常年轻就蜚声全球,同样就职于剑桥大学,同样是脾气古怪,同样是在晚年抛弃赖以成名的物理理论……

这里,我想有必要将本次大会上Josephson教授的报告情况跟大家说明一下,以便大家对其脾气古怪有个基本了解。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Josephson教授的报告似乎看起来准备非常不充分,常常自己都对下一页ppt的内容很陌生,而宣读自己事先准备好的讲稿。从众多青年学者的反应来看,这个报告根本不像一个诺奖得主应有的水平。采访前一个同事也专门提醒我,Josephson教授脾气有点古怪,加上这次报告不尽人意,更加不好“伺候”。这让我心里七上八下,加上原先准备好的问题又用不上,心情可想而知……

2点35分,Josephson教授缓缓的从主会场外走来。经过工作人员介绍,我引着Josephson教授到会场外咖啡厅找个座位坐下,开始了不到20分钟的采访(3点钟有个Higgs Boson的专场讨论会)。

亮@Lindau Blog:众所周知,您在1973年年仅33岁时就获得科学界最高的诺贝尔奖,在这以后的40年里,您继续坚持不懈地从事物理研究的主要动力是什么?

Josephson:首先当然是我还是很感兴趣,其次,你知道,在美国人们从来不会退休!所以,我也就坚持下来了

亮@Lindau Blog:您在参加本次大会的年轻学者们相仿的年纪就获得诺奖,请问有什么诀窍吗?你对大多数人眼中满脑子只知道工作的中国青年学者有什么建议吗?

Josephson:说实话,我并不十分了解中国的青年学者,在我看来,全世界的青年学者应该情况类似。至于建议,我想首先你得找到一个你喜欢的课题,然后拼命钻研,我想成果肯定在一定时候就会来到你的身边。

亮@Lindau Blog:您目前从事的研究跟您的获奖领域可以说完全无关,因此,我想请问为什么您这么勇敢能够完全抛弃以前从事多年的研究呢?如何平衡不同研究课题之间的idea以及时间分配?

Josephson:没什么勇敢的,很多人都这样做,我只是对以前的研究领域不再感兴趣了,所以就换了。

—后记—

Josephson教授每个问题的回答简短而平淡,因为之前同事的提醒,很多时候我都不敢追问,害怕惹他生气。但从我的感觉Josephson教授并不是那么难相处,只不过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必须速战速决,以致最后连合影都没有机会,这倒是真的让我感到十分可惜……

——————————————————————————————————————-

高亮,2005年和2010年于深圳大学获得物理学士及硕士学位,目前中国科学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ASIPP)博士在读,在获得中国科学院与德国Max-Planck学会的合作项目资助后,于2011年10月份前往德国Max-Planck学会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IPP)联合培养。主要从事核聚变第一壁材料与氢及其同位素等离子体的相互作用,特别是氢同位素在钨、不锈钢等未来聚变侯选壁材料中的滞留行为,希望能为人类享之不尽的能源—-“人造太阳”尽绵薄之力。

作为国内著名的“小木虫”学术论坛物理版的版主,他能够与中国很多年轻的物理及相关交叉学科的科学工作者及时就任何相关学科的基础及前沿问题开展互动。这是高亮第一次前往林道诺贝尔奖获得者大会进行中文博客报道。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