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道大会的一点一滴

16. July 2012

0 Comments



林道会议已经结束了,每天都有精彩的报告、热烈的讨论、认真的思考,以及结交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学者们中度过,实在是忙碌而又充实。我不得不佩服并感谢林道会议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们,给我们安排了如此丰富的活动,下面我就通过一些照片与大家分享一下这几天的精彩。 首先是第一天星光熠熠的开幕式,诺奖得主们缓缓走入会场,掌声经久不息。 当然,不能错过的是精彩的演讲,由于我们的另一位blogger高亮已经展示了很多的照片和视频,这里我就只分享自己最喜欢的一张——可怜的爱因斯坦。 维也纳爱乐乐团的室内音乐会,两个字:好听!   舞会时间! 最后是我们与德国同行们的联谊。 ——————————————————————————————————————- 我是秦楠,是北京大学物理学院的一名在读博士生。我从2010年秋天开始进行中微子物理方面的学习和研究,目前主要研究利用量子场论对中微子震荡进行精确的描述。同时,我对中微子质量与混合的模型构造,无中微子双贝塔衰变,以及惰性中微子的现象学也有浓厚的兴趣。 这次为林道会议写博客也是我个人的第一次写博客的经历,我希望通过我的文章能和大家分享我在林道的经历与感受。另外,我是一个足球迷和拉丁舞迷。

Continue reading...

最持久的掌声:Dan Shechtman

9. July 2012

0 Comments



可以这么说,Dan Shechtman教授是诺贝尔奖自设立以来得奖历程最曲折的科学家之一,但同样也就是他的获奖经历让人深知:坚持到最后就是胜利!7月5日上午9时整,Shechtman教授利用接近40分钟的时间,从最基本的晶体学概念(有序、周期性)出发,到黄金分割系数在准晶体中的应用,再联系自己发现准晶到饱受争议到最终获得诺奖的历程,给青年学者上了生动的一课,既不乏幽默点,又富有启发性,特别是将黄金比例系数与准晶的联系让人耳目一新。 印象最深的还是Shechtman教授跟我们分享他在第一篇关于准晶的文章发表后饱受质疑的心路历程,当时他向我们展示了网上经常能看到的“一只小猫在一排正襟危坐正对它虎视眈眈的狼狗面前战战兢兢的走过”的图片。从Shechtman教授的声音我们可以听得出来,当时那种经历对他的影响是多么的巨大!但是,不管怎样,他最终还是坚持到最后,直至将诺奖收入囊中,正如他这样总结: 尽管整场下来将近40分钟(规定30分钟),但报告的精彩让主持人不忍打断,而从报告结束后持续将近2分钟的掌声也可以看出青年学者对这场报告的评价…… 期待林道大会以后会出现更多这样的精彩报告,也强烈建议各位有兴趣的网友登录大会主页观看该报告的视频! ——————————————————————————————————————- 高亮,2005年和2010年于深圳大学获得物理学士及硕士学位,目前中国科学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ASIPP)博士在读,在获得中国科学院与德国Max-Planck学会的合作项目资助后,于2011年10月份前往德国Max-Planck学会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IPP)联合培养。主要从事核聚变第一壁材料与氢及其同位素等离子体的相互作用,特别是氢同位素在钨、不锈钢等未来聚变侯选壁材料中的滞留行为,希望能为人类享之不尽的能源—-“人造太阳”尽绵薄之力。 作为国内著名的“小木虫”学术论坛物理版的版主,他能够与中国很多年轻的物理及相关交叉学科的科学工作者及时就任何相关学科的基础及前沿问题开展互动。这是高亮第一次前往林道诺贝尔奖获得者大会进行中文博客报道。

Continue reading...

今天就要离开林道了

8. July 2012

0 Comments



用一个在林道会议上认识的朋友的话来说,这次会议是第一次我们会因为它的结束而伤感的会议。每天上午听诺奖得主的演讲,下午分组讨论与诺奖得主近距离接触,午餐享用很有地方特色的食物,晚上有时还有主题派对,其间和世界各地不用研究领域的同学学者交流。一个星期以来,这些似乎已经形成习惯。突然间要跟新认识的朋友们说再见,真的非常舍不得。 之前还好奇为什么这个会议一直以来选在林道举行,而不是其他什么大城市,来了之后才体会到林道的美。我在几个不同国家生活过,说林道是个世外桃园般的地方并不为过。这里没有一排排的楼房和一拨拨的人,绿树成荫,但是也不会像中国或是英国某些风景秀丽但交通不便的农村。这里的公车虽然每半小时至有一班,但是通常很准时,去不同的地方也非常方便。七月夏天的天气不热,有时还凉凉的。有山有水清晨还听到鸟叫,让人心情愉快。居民的房子大多是比较老旧独栋式,有自己的花园。公路以外有很多可以散步骑车的小路,周围的景色很漂亮。整个林道就像个特别的大公园。 林道的当地人非常淳朴友善。他们彼此在街上碰见会互相打招呼。有次我在车里碰到一位老太太也很热情的跟我聊天,还请我吃她刚摘的草莓。我这次非常荣幸能够住在guest family里,主人是位当心理医生的妈妈,第一天非常好开车来火车站接我,也给了我她们家的钥匙让我可以进出方便。租自行车的店可以让我们晚上归还的时候把车锁在店外面,钥匙放在店门口的一个盒子里。这些在中国和新加坡都是不可想象的。这里的人互相信任,一片和谐社会的景象。 这次林道会议我很有幸地结识了一群很欢乐的朋友。讨论物理问题之余,我们做了很多有趣的事。在湖上踩脚踏船,骑着车去奥地利(虽然中途碰上大雨),夜里十点多去湖里游泳,爬树,四个人同骑一辆自行车。与其说这周是个严肃的会议,不如说是个有趣的夏令营。虽然有人抱怨这周睡眠不足,但是大家都非常开心。所谓的work hard,play hard也就是如此了吧。 正常人会认为一个星期的会议到了最后一两天与会者都会想快点结束,但是我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林道会议不仅是一次很特别的聚会,而且是一次让我永世难忘的聚会。 ——————————————————————————————————————- 石晶,2011年于加州理工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获得物理学士学位。本科做凝聚态试验的研究,用Scanning Tunneling Microscopy(STM) 学习strongly correlated electron systems. 今年八月将于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物理系攻读博士学位,开始生物物理方面的研究。现在在新加坡Institute for Infocomm Research (I2R) 工作。

Continue reading...

Brian D. Josephson:新牛顿?!

8. July 2012

0 Comments



33岁就因为提出并发现通过隧道势垒的超电流的性质,即约瑟夫森效应而获197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Brian D. Josephson, 曾经被人称为科学界神童!如今,2012年诺奖得主大会上,我有幸单独采访这位神童—Prof. Josephson—的机会,心情紧张而激动! 在应大会组委会安排采访Josephson教授前,我Google了相关材料,根据Josephson教授的资料,他目前从事的科研项目与超导完全无关!这让我进退两难,因为自己的研究方向平时也会偶尔涉及一点超导方面的问题,所以在将Josephson教授列为采访对象之一的时候也专门设计了几个关于超导方面的问题,现在看来是“无用武之地”了。大概了解Josephson教授目前在研的课题之后,我意识到他目前已经几乎与超导没关系,转而寻找一种量子理论之外的全新物理理论以及通灵学研究。读到这里我不禁想到了牛顿:同样在非常年轻就蜚声全球,同样就职于剑桥大学,同样是脾气古怪,同样是在晚年抛弃赖以成名的物理理论…… 这里,我想有必要将本次大会上Josephson教授的报告情况跟大家说明一下,以便大家对其脾气古怪有个基本了解。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Josephson教授的报告似乎看起来准备非常不充分,常常自己都对下一页ppt的内容很陌生,而宣读自己事先准备好的讲稿。从众多青年学者的反应来看,这个报告根本不像一个诺奖得主应有的水平。采访前一个同事也专门提醒我,Josephson教授脾气有点古怪,加上这次报告不尽人意,更加不好“伺候”。这让我心里七上八下,加上原先准备好的问题又用不上,心情可想而知…… 2点35分,Josephson教授缓缓的从主会场外走来。经过工作人员介绍,我引着Josephson教授到会场外咖啡厅找个座位坐下,开始了不到20分钟的采访(3点钟有个Higgs Boson的专场讨论会)。 亮@Lindau Blog:众所周知,您在1973年年仅33岁时就获得科学界最高的诺贝尔奖,在这以后的40年里,您继续坚持不懈地从事物理研究的主要动力是什么? Josephson:首先当然是我还是很感兴趣,其次,你知道,在美国人们从来不会退休!所以,我也就坚持下来了 亮@Lindau Blog:您在参加本次大会的年轻学者们相仿的年纪就获得诺奖,请问有什么诀窍吗?你对大多数人眼中满脑子只知道工作的中国青年学者有什么建议吗? Josephson:说实话,我并不十分了解中国的青年学者,在我看来,全世界的青年学者应该情况类似。至于建议,我想首先你得找到一个你喜欢的课题,然后拼命钻研,我想成果肯定在一定时候就会来到你的身边。 亮@Lindau Blog:您目前从事的研究跟您的获奖领域可以说完全无关,因此,我想请问为什么您这么勇敢能够完全抛弃以前从事多年的研究呢?如何平衡不同研究课题之间的idea以及时间分配? Josephson:没什么勇敢的,很多人都这样做,我只是对以前的研究领域不再感兴趣了,所以就换了。 —后记— Josephson教授每个问题的回答简短而平淡,因为之前同事的提醒,很多时候我都不敢追问,害怕惹他生气。但从我的感觉Josephson教授并不是那么难相处,只不过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必须速战速决,以致最后连合影都没有机会,这倒是真的让我感到十分可惜…… ——————————————————————————————————————- 高亮,2005年和2010年于深圳大学获得物理学士及硕士学位,目前中国科学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ASIPP)博士在读,在获得中国科学院与德国Max-Planck学会的合作项目资助后,于2011年10月份前往德国Max-Planck学会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IPP)联合培养。主要从事核聚变第一壁材料与氢及其同位素等离子体的相互作用,特别是氢同位素在钨、不锈钢等未来聚变侯选壁材料中的滞留行为,希望能为人类享之不尽的能源—-“人造太阳”尽绵薄之力。 作为国内著名的“小木虫”学术论坛物理版的版主,他能够与中国很多年轻的物理及相关交叉学科的科学工作者及时就任何相关学科的基础及前沿问题开展互动。这是高亮第一次前往林道诺贝尔奖获得者大会进行中文博客报道。

Continue reading...

我们真的找到Higgs了吗?

7. July 2012

0 Comments



2012年7月4日上午9:00(日内瓦时间),欧洲核子中心(CERN)与澳大利亚墨尔本的2012年国际高能物理大会(ICHEP2012)共同公布了在欧洲大型强子对撞机(LHC)上对于希格斯粒子(Higgs)研究的最新进展。CERN的两个实验组CMS和ATLAS都观测到了一个新的质量大约是125GeV的玻色子(boson)存在的信号,而且均超出本底5个标准偏差,这意味着,一种新的玻色子的的确确被找到了! 下面依次是CMS发布的双光子事例的不变质量谱,4个轻子的不变质量谱以及局域P值: 图片来源: http://cms.web.cern.ch/news/observation-new-particle-mass-125-gev 下面的依次是ATLAS发布的双光子不变质量谱,4轻子不变质量谱以及局域P值: 图片来源: http://cdsweb.cern.ch/record/1459543 那么,我们找到的这个粒子是否就是标准模型预言的Higgs呢?这个发现对人类对于自然界的了解有着多么重要的意义呢?4日下午,在林道大会的报告厅,4位诺贝尔奖得主与4位在CERN的物理学家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图片来源:Markus Pössel @ Lindau Blog 几位科学家们都谈到,我们的确发现了一个Higgs,但它是否就是标准模型的Higgs,还有待进一步的实验验证,因为还有其他的很多模型预言了Higgs的存在,例如超对称模型(Supersymmetry),LHC接下来要做的主要工作,就是研究这个新发现的粒子的性质,从而确定它究竟是不是那个“上帝的粒子”。 ——————————————————————————————————————- 我是秦楠,是北京大学物理学院的一名在读博士生。我从2010年秋天开始进行中微子物理方面的学习和研究,目前主要研究利用量子场论对中微子震荡进行精确的描述。同时,我对中微子质量与混合的模型构造,无中微子双贝塔衰变,以及惰性中微子的现象学也有浓厚的兴趣。 这次为林道会议写博客也是我个人的第一次写博客的经历,我希望通过我的文章能和大家分享我在林道的经历与感受。另外,我是一个足球迷和拉丁舞迷。

Continue reading...
1  2  3  4  5  6  7  8    Next »